邪密友:恶灵总裁乌龙妻  小说作者:角素绫
作者有话要说:
1/1

第十七章 绑架

   胡静初感觉整个脑袋就像浸了水的海绵,混沌而称重,她缓缓地张开眼,朦胧的视线里首先看到的是几根斑驳的石柱,外层的水泥已经脱落得差不多,露出内里坑坑洼洼的钢筋混凝土,就像个被活生生剥去表皮的骨架。胡静初觉得头皮根发麻,不由得打了个寒噤,心脏也跟着嘣嘣一阵狂跳。

  她挣扎了几下想要站起来,却发现手脚像被什么绑住了无法动弹,她惊愕地低下头去,只见自己正被捆绑在一张木凳上,木凳后紧挨着一根石柱,一根手腕粗的铁链将木凳和石柱紧紧缠绕在一起,任凭胡静初如何挣扎也无法移动分毫。

  胡静初急了,她一边扭动被捆紧的手腕一边惊恐地四下张望,却看到不远处一个穿着白衬衣的男人正在一张生满铁锈前的桌子前摆弄着什么。他将袖管高高卷起,一旁的凳子上还搭着一件制服外套。胡静初看清那是一件警服,她的心口顿时一紧,这才记起自己是在见到这个警察后便失去了知觉。这个警察为什么要绑架她?她的呼吸顿时变得沉重起来,更加奋力地扭动手腕,想要从捆绑的状态下挣脱出来。

  这时,那警察似乎听到什么动静,他慢悠悠地转过头来,正和胡静初一双惊骇的眸子对上。

  胡静初不由的一阵寒颤,身上冒出了鸡皮疙瘩。

  那警察冷冷地瞅了她一眼随后从桌上拿起一个装满药水的针管朝她走了过来:“好久不见,胡静初。”说着,他停在了胡静初面前,低头像看着手中的玩具似的睥睨着她。

  胡静初心里咯噔一声,脸色立时变得煞白:“你是谁?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那警察仰天狂跳了一声,那尖利的声音令人听了阴森可怖,毛骨悚然:“你这么快就忘了我么?我们可是做过一夜夫妻,你怎么可以这么绝情… …”

  胡静初的脸一下子变得像纸一样白,五官都移了位置,她难以置信的打量着面前这个长相陌生的警察,声音颤抖地问:“你,你说什么?你到底是谁?”

  那警察弯下身来,逼近胡静初的脸,狞笑道:“是啊,我是谁呢?是这个警察?是被你亲自送进警局的方凯还是… …郭峰儒!”

  “郭… …郭峰儒!”胡静初吓得面色如土,舌头僵住,声音也窒息了,恐惧和焦灼像熔岩似的在她的脉管里碰撞奔腾,“怎么可能?不,你不可能是他,他… …他已经… …”

  “已经死了对吗?”说着,那警察像是被什么刺激到一般,忽的瞪大布满血丝的双眼,手掌钳子般地抓住胡静初的脸,将她一把拉自跟前,在很近的距离里冰冷而嘲弄地凝视着她,“没错,我已经死了,是你让我去死的。”

  听了那警察的话,胡静初如同五雷轰顶,脑袋嗡嗡地涨得斗大,里面电闪雷鸣般地闪过许多画面——

  ——郭峰儒泪流满面地看着她,在她面前他已经丢掉了所有男性的尊严,如今的他除了可怜巴巴地乞求已经什么都做不了:“你不喜欢我什么我可以改,你不要总是这样冷冰冰的行吗?我现在只有你了,没有你,我会死的,我真的会死的。”

  ——郭峰儒用水果刀架着自己的脖子,那绝望的眸子透过无数双或惊恐或焦灼或担忧或幸灾乐祸的眸子看向胡静初:“为什么你就是不能喜欢我?为什么?我明明那么喜欢你,那么喜欢你… …”

  ——郭峰儒电话里的声音听上去就像声带被撕裂般,透着一股绝望的嘶哑:“胡静初,如果你不来见我,我就从这楼上跳下去。”

  胡静初已经快要被他逼疯了,她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正面回答了他:“随便你,你要死就去死吧,求求你不要再来烦我。”说完,她不由分说地挂断了电话,顺便拔下了手机电板。第二天,日报的的头版头条用较大的篇幅登载了一则少年自学校的屋顶坠亡的消息。报纸用的是郭峰儒仅有的一张学生照,照片上的他有着一张消瘦的脸,不管什么时候面色总是苍白得就像个僵尸,只有那阴鸷的眼神像是要表达对整个世界的控诉般,执拗冰冷地圆睁着… …

  胡静初浑身颤栗,像筛糠一样哆嗦起来:“你真的是郭峰儒?”

  “对,我是郭峰儒,就是爱你爱到发狂的郭峰儒!”郭峰儒吼叫起来,他抓住胡静初的手掌收紧了力道,胡静初疼得倒抽一口凉气,“那天晚上你为什么不来?我只想见你最后一面,见完你我就会安静地离开,可你为什么要那样对我?呵呵,你瞧我多么爱你,我说过能为你做一切的事情,即使是让我去死,我也会照做。所以,那一天我毫不犹豫地从学校的屋顶跳了下去。”

  胡静初被一种沉重的、浓得化不开的忧郁和恐惧包裹着,压迫着,无以自拔,她颤巍巍地开口道:“对不起,我当时并不是真的想叫你去死,我只是被你烦怕了,因为你的事情我已经被老师找去谈过好几次话,学校甚至说要开除我,我已经被你逼到了绝境才会说出那样的话,而且以前你也做过类似的事情,我以为你也和前几次一样只是说说而已,没想到你真的… …”说着,她咬住嘴唇,抽泣起来,滚烫的泪水夺眶而出,那是忏悔的泪,追索的泪,是包含着歉疚的清泉,“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我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郭峰儒,是我对不起你。”

  郭峰儒再次癫狂地笑了起来:“对不起… …你以为一句对不起就可以化解我心头的怨气吗?不够,远远不够!”

  “你已经把我害成这样了还不够吗?你刚才说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 …也就是说,那晚**我的人并不是方凯,而是上了他的身的你!”胡静初悲愤交加地喊了出来,“我已经为我的罪行付出了代价,你还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

  “你!”郭峰儒愣愣地看着她,慢悠悠地接口,收起了之前的痴狂,现在的他异常冷静,冷静得就像一具躯壳,“我还想得到你… …”说着,他松开了手掌,重新举起了那根针管,用针头对准了胡静初的静脉血管,“这里面是氰化钾,我只要把这个推入你的血管就能让你在睡梦中静静地死去,我保证你不会感觉到任何痛苦。然后,很快的你的灵魂就会离开你的身体,这样我们就可以做一对真正的鬼夫妻。”

  胡静初只觉得头上“嗡”地一声,顿时天旋地转,眼前的石柱全跳动起来,她拼命扭动手腕,用发颤的声音叫:“郭峰儒,求求你不要这样,我肚子里还有一个孩子,孩子是无辜的。”

  “孩子?”郭峰儒歪着脑袋看她,再度痴笑起来,“哦,对,还有咱们的孩子,等你死了之后孩子也会跟着你一块走,到时候咱们一家三口就可以团聚了。”

  听到郭峰儒的话,胡静初全身仿佛通上了电,浑身发麻,眼睛发黑,身子一个劲儿地向下沉,什么话也说不上来了。

  就在这时,仓库的门上忽然传来一声猛烈的撞击,紧接着一个女人焦灼的声音在门外响了起来:“胡静初!胡静初!你在里面吗?”

  郭峰儒冷冷地挑眉,他转向胡静初沉声问:“你什么时候和外界联系了?”说着,他又想到什么纳闷地皱起了眉头,“不对,你不可能有时间和别人联系,可是,这个女人是怎么找到这个地方的?”自言自语地嘀咕着,他慢慢地从地上站起来,从一旁的桌子上抓过一根木棍,悄悄地从一旁的小门绕了出去。

  椅子上的胡静初紧张得连大气都不敢出,她一早就听出来那是沈涵菡的声音,可是她怎么会知道这个地方?难道… …是父亲,想到这,胡静初又急又喜地大叫起来:“爸,是你吗?是你一直跟着我对不对?爸… …你赶紧想办法救救涵菡姐,郭峰儒他现在疯了,他已经没有人性了,他会杀了涵菡姐的。爸!”

  胡忠辉身子猛地一僵,胡静初那悲楚的声音传进了他的耳朵里,他那张原本就毫无血色的一张脸,此刻更是煞白得就像一张纸。

  “怎么了?”见胡忠辉着失魂落魄的模样宸便知道出事了,忙不迭地追问。

  “我刚才听到静初的声音了,她好像在叫我,让我快点去救沈涵菡,说她有危险。不行,我得过去看看发生什么事了。”胡忠辉梦游般地说完,忽的就消失在了副驾驶座上。

  宸双唇紧抿,他把牙齿咬得咯咯响,两颊的肌肉颤动,鼓起了一道道的棱子,忧愤如同潮水在胸中起伏。眼见那间破落的仓库就在眼前,他一脚油门踩到底,车子火箭升空般地射了过去。

1/1
上一章  
 | 回书录 | 
  下一章
作者有话要说:

小提示:使用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浏览章节。
推荐作品
花雨小说网为您提供热门言情小说、青春小说、台湾小说、女生小说、校园小说在线阅读,花雨言情致力为广大读者提供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
Copyright 2007-2008 Powered by flbtcsb.nba20.net,花雨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电话:020-85636686 传真:020-85636460 E-Mail:webmaster@inbook.net
业务合作QQ:1023967 购书咨询QQ:415538485 投稿咨询QQ:330958923 1139493395 529554673
粤ICP备1022242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80014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0516号



网站地图 百家乐真人游戏 太阳城亚洲 申博代理 太阳城会员登入
菲律宾申博77登入 菲律宾申博娱乐网 申博在线手机下载网址 申博娱乐注册体验金
真钱百家乐 申博电子游戏 申博现金网 申博娱乐开户
申博直营现金网 申博app下载 ag娱乐登入 申博游戏下载
申博太阳城注册 太阳城集团 太阳城娱乐登入 申博娱乐官网